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秦·君临天下
秦·君临天下

秦·君临天下汤姆-著

1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是谁 非洲某国境内,一条废弃公路边的小山包上,白狼透过瞄准镜死死盯着公路的尽头。此时正处于…
更新到:第5章 始皇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19 11:37:5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我是谁 更新时间:2021-10-19 11:37:50
第2章 王命不功 更新时间:2021-10-19 11:37:50
第3章 人屠之后 更新时间:2021-10-19 11:37:50
第4章 俩个名人 更新时间:2021-10-19 11:37:50
第5章 始皇出 更新时间:2021-10-19 11:37:5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我是谁

非洲某国境内,一条废弃公路边的小山包上,白狼透过瞄准镜死死盯着公路的尽头。
此时正处于非洲最炎热的旱季,放眼望去周围全是枯黄的颜色,蒸腾的热气升起使得白狼在瞄准镜中看到的景物有些虚晃。

作为顶级杀手的白狼接了一单生意,刺杀非洲某国最大的一位军阀,买家给出了一亿美金的天价。
白狼接了这单生意,因为他的合伙人汤姆最近急需一笔巨额资金。

包着土黄色亚麻布的枪管和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这支枪的口径为12.7MM,型号为M82A1。
它是白狼的忠实伙伴,大名巴雷特大口径半自动反器材狙击步枪,俗称“大狙”。

威力恐怖的大狙再加上白狼神一般的枪法,那位军阀即使坐在装甲车内也逃脱不了死神的召唤。

叩叩叩。

耳麦中传来三下叩击声,这是汤姆发来的信号,目标出现了。

公路尽头出现三辆车,两辆架着重机枪载满了手拿着AK47士兵的皮卡车,把一辆黑色越野车夹在中间,目标就在那辆越野车上。
随着距离的拉近,白狼已经能从瞄准镜中看到目标的轮廓,他的手指压在了扳机上。

当最前面的皮卡驶离白狼的瞄准线的时候,白狼扣动了扳机。

呯。

一颗穿甲弹呼啸着冲出枪口,白狼在瞄准镜中看到目标的头瞬间消失不见。

哗啦,枪机复进弹出弹壳又将下一发子弹送入枪膛。
白狼迅速瞄准正在画龙的越野车的油箱再次击发,这一发是穿甲燃烧弹。

轰,剧烈爆炸把越野车掀翻在地变成了一个火球。

砰砰,白狼接连射击精准的命中了两辆皮卡车的油箱。
浓烟烈焰冲天而起,半空中飞舞着破碎的肢体和枪支。

当爆炸声停息之后,白狼面前的公路上只剩下三堆烈火还有遍地的死尸以及还在翻滚惨叫的幸存者。

白狼快速转动枪口,把还有战斗力的那些幸存者逐一爆头。
不留活口是白狼的信条,也是他成为杀手之后还能活到今天的保障。

在确认眼前在没有一个活人之后,白狼对着麦说了一句“purge(清除)。

白狼顺利撤出了狙击位置,他来到距离公路三公里外的一处平坦地带,这时天空中出现了一架不带任何标志的直升机。
当这架直升机悬停在白狼头顶五六米的时候,一架绳梯扔了下来,敞开的机舱口露出了汤姆的脸。

汤姆打了个手势示意周围安全,白狼背好大狙顺着绳梯爬了上去。
当白狼就要进入机舱的时候,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头上,而拿枪的人正是汤姆。

白狼盯着汤姆的蓝眼睛问:“为什么?”

汤姆面无表情地回答:“我需要钱。

“我接这单生意不就是为了你吗?”

“一个亿不够,有人出三亿美金买你的命,我需要这些钱。
对不起兄弟,买家要看到你是怎么死的。

汤姆说这话的时候,在他身后一个带着墨镜的金发白皮肤的男子正举着手机对着汤姆和白狼。

白狼:“我们是兄弟,我救过你的命。

汤姆:“那就请你再救我一次。

那个金发男掏出一把枪对准白狼说:“去死吧白狼,你早就该下地狱了!”

白狼:“汤姆,你是最了解我的,但并不是全部,一起死吧!”

白狼的胸前永远都会挂着一枚自制的高爆手雷,从他成为杀手那天开始这枚手雷就挂在他胸前,这件事就连汤姆都不知道。

轰,直升机变成了一团火球,白狼的意识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疼痛如海浪般不断冲击着白狼的大脑,促使他的意识越来越清晰。
当白狼睁开双眼,当模糊的视力逐渐清晰的时候,白狼知道自己没死,但也知道自己不在非洲,而是在一片战场上。

在白狼的身下躺着一位战死的黑衣黑甲的武士,他满是鲜血的双手张开在身体两侧。
他的右手中是一把虽然满是血污但依旧泛着寒光的长剑,他的左手死死抓着一颗人头。
在武士身边趴着一具双手攥着半截长矛的无头的尸体,同样也是一身的铠甲。

黑甲武士满是血污的脸上,一双眼睛瞪得溜圆,留着八字大胡的嘴张得很大,似乎在死前正在大声喊着什么。
在黑甲武士的胸前插着半截长矛,这应该是致命的一击。

白狼知道这不是拍电影,因为他闻到了浓烈的血腥气。
作为一个杀手,白狼对这种味道是再熟悉不过的。
白狼费力的抬起头,一副惨烈的战斗场面瞬间扑进他的眼帘。

满眼的全是身穿铠甲奋力厮杀的的武士,白狼身边十步以内密密麻麻倒着数不清的尸体。
从尸体上流出的鲜血汇集到低洼处,竟将白狼的双手淹没。
白狼费力的举起双手,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变小了但却很粗糙,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也是一身黑衣黑甲。

从周围的情况可以看出,这是一场惨烈的肉搏战,周围的武士都在忘我的战斗中,没人会注意到趴在地上的白狼。
无数双穿着战靴的大脚在死尸堆上踩来踩去,耀眼的刀剑戈矛不停的碰撞,白狼甚至能看到这些武器相撞时冒出的火星。

所有的人都张大嘴巴拼命的呐喊,所有人都在拼命地用手中的武器杀死对方。
这情景白狼看的清清楚楚,但他的双耳中只有嗡嗡的声音,白狼禁不住举起双手捂住了耳朵。

他半跪起来并环视四周,就在这时,他看到离他最近的地方,一个黑衣黑甲的武士被一个全身披甲身材雄壮的武士压在地上。
黑衣黑甲的武士伸直了双臂托住了骑在他身上的那个武士的双手,因为那个武士的手中攥着一把锋利的长剑,剑尖已经快要扎进黑衣黑甲武士的胸膛。

黑衣黑甲的武士转过头对着白狼喊着什么,他的脸上满是绝望惊恐和祈求,但白狼却听不见他在喊什么。

白狼猛的晃了晃头,突然间,巨大的声浪涌入白狼的耳膜。
白狼听见了,听见了金铁交鸣的声音,听见了震天的喊杀声以及濒死的哀嚎声。

“阿宣,救,救我!”

浓郁的关中腔发自那个命悬一线的黑衣黑甲武士之口,也让白狼更加确定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而是回到了华夏,更准确的说是回到了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华夏。
因为白狼的老家也在关中,黑衣黑甲武士的口音是白狼最熟悉的乡音,刹那之间白狼明白了自己应该所属的阵营。

他顺手抓起身下那个战死武士的长剑,纵身跃起一剑劈出。

咔,骑在黑衣黑甲武士身上的那个武士的头颅冲天而起,一腔鲜血喷薄而出。
斗大的人头掉在地上,无头的身躯晃了两晃倒向一边。

白狼伸手拉住黑衣黑甲武士的手想要用力把他拉起,但左腹和左腿猛的传来剧烈的疼痛,这让白狼站立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阵寒风在电光火石之间从白狼头顶上呼啸而过,白狼头也不抬,双手握住长剑倒刺身后。

噗,长剑入肉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这手感对于一个顶级杀手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

滚烫的血灌进了白狼的脖领子里,一具沉重的身体压在了白狼身上,直到这时白狼才听见那个黑衣黑甲武士的喊声。

“阿宣,小心!”

白狼略一斜肩,趴在他背上的那具尸体顺势栽倒在地。
那个黑衣黑甲的武士扑了过来一剑将那具尸体的脑袋砍下,随后他又把白狼之前斩杀的那个甲士的脑袋拎了过来并打散发髻之后,将两颗人头系在腰间。

做完这些,这个武士才蹲下来仔细查看白狼的伤势。
白狼的伤一在左腹,很显然是被戈矛刺的。
白狼占据的这具身体的原主应该是仓促之间躲避不及,虽然避开了要害但也伤的不轻。
他腹部的铠甲都被撕裂,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伤口,黑衣黑甲武士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另一处伤是在左腿上,应该是被箭射的,箭杆虽然被折断但箭簇还扎在肉里。

“阿宣,你能忍住吗?我们还差三个脑袋才能领取军功。
不对,伍长战死了,我们要砍六个脑袋才能领取军功。

白狼:“你是谁?”

“我是虎子呀,你怎么啦!”

“虎子,别废话了,杀敌!”

白狼从地上捡起一面盾牌,虎子抄起一杆长矛,兄弟俩站起身来杀向敌军。

冷兵器时代的肉搏战最是残酷,拼的是勇气、技巧、体力和运气,兄弟俩冲进敌群之后肩并肩背靠背协同作战。

白狼作为一个顶级杀手不仅能使用各种枪械,冷兵器搏杀也是他的长项,因为多学一样就多一种保命的手段。
而且白狼的搏杀术迅猛狠毒干净利落,讲求的是快准狠,没有丝毫花的架子,力求一击毙命。

虎子看来原本就是一个长矛手,用起长矛来虎虎生风,不仅护住了白狼的后背而且还能抽冷子将打算暗算白狼的敌军刺倒。
兄弟俩背靠背越战越勇,相互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片刻之间,白狼和虎子身边就倒下了五六个敌军。

白狼和虎子的战斗风格很不一样,虎子每出一枪都会怒吼一声,而白狼则是不吭不哈却招招致命。
面对白狼的敌军被杀的步步后退,他们被白狼的狠毒和娴熟的杀戮技巧吓得胆战心惊,而周围的黑衣黑甲武士纷纷聚拢过来,逐渐形成了一个以白狼为先锋的阵型。

当一个敌军被白狼一剑削飞了脑袋之后,周围的敌军勇气顿消纷纷转身逃跑。

白狼大吼一声:“杀!”

“杀!”

聚集在白狼身边的近三十黑衣黑甲武士一声呐喊拔腿就追。

嗡,一片箭雨腾空而起,白狼大叫一声:“举盾,趴下!”

嗤嗤嗤,哚哚哚。

白狼身后有几个躲避不及的黑甲武士中箭栽倒在地,而白狼在蹲下之前一把将虎子拽到自己身边。

雨点般的利箭不断撞击着白狼手中的盾牌,白狼蹲在地上一手举着盾牌护住全身,一手把虎子死死按在自己身边的地上。

嗡,乌云般的箭雨从白狼头顶飞过射向对面的敌军,白狼知道自己的援军来了。
当他回过头看向身后时,他首先看到的是一排排黑衣黑甲端着弩的武士。
这些武士来到白狼他们身后停住脚步,随后一排接一排的将弩箭射出。
射空弩箭的一排武士立即后退然后用脚踩住弩前面的脚蹬双臂用力拉上弩弦安上弩箭,随后接替射空了弩箭的兄弟,如此周而复始。

连绵不绝的箭雨飞向敌军,透过盾牌的间隙白狼看见敌军正在缓缓后退。
白狼看见了敌军的一面战旗,在战旗的上面有一个斗大的赵字。
白狼再回头时,他看见了己方的战旗,那是一面黑色的旗帜,旗子上有个白色的金文大篆,秦!

白狼:“秦?我回到了大秦。
那么对面应该是,赵?”

虎子:“阿宣你是不是脑袋受伤了,这几年我们秦国一直是在和赵国打仗呀。

白狼:“长平?”

虎子吃惊的看着白狼,不仅是虎子就连周围的秦军也都吃惊的看着白狼。
白狼知道自己说错了,但他同时也发现有一位头戴皮制板冠的老秦军正用一双雪亮的眼睛盯着自己,那眼神中不仅有惊讶更有一丝痛惜。

哐哐哐,双方同时鸣金,这意味着这场战斗结束了。
赵军退到秦军弩箭射程之外整队后撤,白狼站起身来看向赵军。
他看到,在赵军身后的原野上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城垣。

白狼指着城垣问虎子:“那是哪?”

虎子把手伸到白狼面前似乎想要摸摸白狼的额头,但是在那个老秦军的咳嗽声中,虎子迅速把手放下。
他咽了口唾沫说到:“那是赵国国都,邯郸。

听了这两个字,白狼已经大致猜出身处的时代。

秦昭襄王四十九年(公元前258年),昭襄王先以五大夫王陵为帅攻打邯郸,赵国老将廉颇率赵军顽强抵抗,赵相平原君赵胜亦散家财于士卒,编妻妾入行伍,鼓励军民共赴国难,王陵战至第二年仍未攻克邯郸。
后以左庶长王龁为帅,仍不克,于是秦军围攻邯郸。
这就是历史上的邯郸之战,是在长平之战两年后发起的。

白狼问虎子:“我军何人为将?”

虎子:“左庶长王龁将军。

白狼再问:“我是谁?”

虎子和周围的秦军将士全都定定的看着白狼,白狼忽然发现所有人的眼中似乎都有泪光闪烁。
白狼环顾众人,凡是和他目光接触的秦军将士无一不是缓缓低下头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