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公是九尾狐 ›› 第四章 老鼠精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我的老公是九尾狐》 第四章 老鼠精

2021-05-31 14:50:09  作者:奋起的叶子  分类:其他小说  连载中


胡曜辰穿着一身银色西装,一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随意的样子像是来乡下旅游的。他唇角轻勾,带着一抹迷死人的浅笑,身披月光,慢慢向我走了过来。
  江姥姥说,胡曜辰和普通家仙不一样,现在我终于有所感觉了。
  胡曜辰他……太耀眼了。
  把他比喻成人类,他就该是那种贵族大家族里,娇生惯养的少爷。
  他的贵气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是长久尊贵的地位和金钱财富养出来的。
  他……一点也不像动物仙!
  我看着他,心竟不自觉地加快了些。
  男人看到胡曜辰,先是一惊,稍后松开我。
  我恢复自由,立马跑到了胡曜辰身后,一副小媳妇样,“老公,这只老鼠精欺负我。”
  风水轮流转。刚才听到男人说他不怕胡曜辰时,我都要吓昏过去了。现在也轮到让他怕怕!
  胡曜辰轻瞥我一眼,痞痞的笑道,“我听老白说,你不想嫁我。”
  作为一个家仙,白爷竟然也有传闲话的爱好!
  我身体一震,生怕胡曜辰不管我,忙伸手抱住他的腰,露出甜美的笑容,昂头看向他,“老公,你是我见过最帅,最威武,最棒的男人,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被你深深吸引了,我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你,我怎么会不想嫁你呢!老公,我最爱你了。”
  胡曜辰似是被我恶心到了,眼尾跳了一下,伸手捏住我的脸。
  我脸被掐的有些疼,问他,这是干嘛?
  “看看你脸皮到底有多厚。”胡曜辰道。
  我不是脸皮厚,我是压根不要脸了。现在命都要保不住了,我还要脸干什么!脸和命相比,当然是命更重要。
  我是即惜命又怂。从小被村里的孩子骂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谁家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有人来骂我。我要真是刚强的性子,我早被气死了,活不了这么大。
  这时,被当空气的老鼠精似是觉得自己没面子了,对着胡曜辰,嗓音尖利的叫道,“胡爷,这是我的地盘,你这样闯进来,不合规矩吧?”
  “规矩?”胡曜辰挑眉,漂亮的桃花眼里盛满了毫不掩饰的不屑。
  他这傲慢的态度,似乎多与老鼠精说一个字,都是对他的侮辱。
  他抬手,素白骨节分明的食指伸出,指向老鼠精。刹那,一束银光从他指尖飞出,直穿老鼠精的脑袋。
  看到他抬手时,老鼠精的表情就慌了,他转身想逃,可身体还没完全转过去,就被银光刺穿头颅,然后身体一颤,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这么快就结束战斗了?
  老鼠精在胡曜辰面前根本就是个渣渣!他还吹牛要扒了胡曜辰的狐皮,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我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对着胡曜辰道,“你就这么把他宰了?你怎么不问问他,是谁让他把我抓来的!还有他说他上头有人,能对付你,你怎么什么都不问!”
  “问这些做什么,浪费时间。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话落,胡曜辰抱起我往院外走。
  这时,身后传来扑通扑通的声音。
  我侧头看过去,先前围着火堆唱歌的黄鼠狼,此时全部跪到了胡曜辰身后。最前面,一个个头最大的黄鼠狼,一边磕头,一边道,“多谢胡爷救命之恩……”
  他说,他们都是在这里修道的黄鼠狼,自身修为不够建堂口,又没去投奔其他堂口。后来这只老鼠精来了,占了他们的地盘,当了他们的老大。现在老鼠精死了,他们恢复自由,愿意跟随胡曜辰。
  “我要你们做什么!被一只老鼠精控制的窝囊废,都去死了得了。”胡曜辰毒舌道。
  按照自然法则,黄鼠狼也是吃老鼠的。现在这群黄鼠狼却认一只老鼠当老大,的确够无能的。
  我问胡曜辰,是不是因为老鼠精太厉害了,所以这群黄鼠狼才没有反抗?
  “不是!”胡曜辰说完,却没有给我解释这件事的意思,他抱着我出了院子。
  院外的小路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山地越野,大大的越野车占满山道,勉强能从车两旁走人。胡曜辰把我抱上车,他没将我放副驾驶,反而直接放进了车后座。然后,他也挤了进来,欺身压向我。
  我瞬间明白他想要做什么,脸一下子红了。
  这就是他说的更重要的事,他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啥也没问,赶时间似的把老鼠精杀了!
  这只色狐狸!
  胡曜辰分开我的腿,我红着脸往后躲,“别……”
  “别什么!”他的手放到我膝盖上,一双桃花眼透出诱人的光泽,“刚才叫老公叫的那么亲密,现在怎么还害羞了?”
  刚才有性命之危,顾不着要脸。现在安全了,又把脸捡起来了。
  这话我当然不敢说,我讨好的笑道,“这是山村,你这辆车太扎眼了,有人路过肯定会往车里面看的。我们先回城里去。”
  胡曜辰摇头,“天亮还有笔帐要算,从这里出发比较近。”
  我疑惑,“找谁算账?”
  “笨蛋,”胡曜辰捏住我的下巴,低头在我唇上吻了一口,吐出的气息喷到我唇上,暧昧至极,“当然是害你的人。”
  我一惊。
  先前我就意识到江姥姥院里有人要害我,但我没想到,胡曜辰竟然知道那个人是谁!
  “女人,这种时候,你只能想着我。”胡曜辰霸道的低语。
  接着,他便将我拉入了他带给我的热潮之中。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时,车已经停在江姥姥家大门外了。
  江姥姥家大门大开着,进进出出的人不断,大门上挂上白布,大门左右各摆着三个花圈。
  这是,谁死了!